通遼一房產糾紛案5年未結 法院審三次兩度認為涉犯罪

  原標題:通遼一房產糾紛案5年未結:一審法院三次審理兩度認為涉犯罪

  內蒙古通遼商人王文霞卷入一起房產糾紛,連同曾在王文霞名下公司擔任經理和法人代表的胡日查一起被訴至法院。

  起訴兩人的,是在內蒙古通遼市做個體生意的田玉杰。后者訴稱,王文霞欠胡日查的錢,胡日查又欠田玉杰錢,三人協商后決定將王文霞公司的兩套營業房直接過戶給田玉杰。但王文霞一直不配合過戶。王文霞則稱她不欠胡日查的錢 ,房產糾紛另有隱情。

  這樣一個案子,5年來或因被法院認涉犯罪移送公安,或因被告涉刑案中止訴訟,始終沒有一個定論。

  對于該案是否涉犯罪,通遼市科爾沁區人民法院(以下簡稱:科區法院)和通遼市公安局科爾沁區分局(以下簡稱 :科區公安分局)曾有不同意見,科區法院以涉犯罪為由將該案移交科區公安分局后 ,該局經偵查認為該案系經濟糾紛;田玉杰再次起訴至科區法院 ,該院仍以涉犯罪駁回起訴,田玉杰對此不服,經歷上訴被駁回、蒙古高院指令再審、通遼中院撤銷原裁定,案件又回到科區法院。

  不過,科區法院最終則以被告胡日查涉嫌詐騙被科區公安分局立案偵查,于2019年11月裁定該案中止訴訟。而胡日查是否涉罪,數年來司法機關一直未能查清。

  4月7日,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從科區公安分局獲悉,該局已增派人手對胡日查涉嫌詐騙一案的補充偵查工作,目前,工作仍在進行中。

  法院認為涉犯罪移交公安,公安認為是經濟糾紛

  2015年,田玉杰將王文霞和胡日查訴至科區法院。

  田玉杰訴稱,胡日查欠她錢,王文霞又欠胡日查400余萬元。2009年,經三人協商后,決定由王文霞將其名下兩套位于百合園小區的營業房過戶給田玉杰抵債。但后來由于種種原因,王文霞一直沒辦理產權過戶。田玉杰請求判令王文霞和胡日查將兩套營業房過戶到其名下。

  不過,王文霞則稱,她實際上并不欠胡日查的錢,胡日查也提供不出證據。但當初 ,她的確與田玉杰簽訂了《商品房轉交協議》。

  “當時,公司要將部分資產轉移到他人名下,也就是讓別人掛個名。我就在胡日查的牽線下,和田玉杰聯系處理那兩套營業房的事情?!蓖跷南颊f,她不欠胡日查的錢,“三角債”就無法成立,房屋產權變更自然也沒有存在的前提。沒想到田玉杰會據此要求她過戶。

  2015年12月,科區法院作出民事裁定,認為本案涉嫌經濟犯罪,駁回田玉杰的起訴,將案件移送公安機關。

  2016年4月,科區法院將胡日查涉嫌合同詐騙案移送至科區公安分局 。 科區公安分局經過9個多月的審查后認為,該案屬于經濟糾紛,遂于2017年1月9日作出不予立案通知書。隨后,王文霞就此案向科區檢察院申請刑事立案監督。

  與此同時,王文霞向科區公安分局報案稱 ,胡日查將其公司位于明仁辦事處的一處營業房(以下簡稱:108號房)騙走 ,涉嫌職務侵占。

  2017年1月18日,科區公安分局作出立案告知書,認為胡日查涉嫌職務侵占案事實清楚、證據確鑿,符合立案條件。5月11日 ,胡日查被刑事拘留。

  次日即5月12日,科區檢察院答復王文霞稱,經該院偵查監督科審查,同意公安機關對胡日查涉嫌合同詐騙案不立案的理由,即該案屬于經濟糾紛??茀^檢察院表示,因胡日查涉嫌職務侵占罪已被公安機關立案偵查,胡日查涉嫌職務侵占的房產與該經濟糾紛案涉及的兩套房產是基于同一筆債務 ,建議公安機關將該經濟糾紛案涉及的房產糾紛與胡日查現有的犯罪事實一并偵查后依法處理。

  2017年5月24日,胡日查被科區公安分局取保候審。

  一審二審法院再次認為涉罪,內蒙古高院指令再審

  另外一邊,在科區公安分局對胡日查涉合同詐騙不予立案后,田玉杰第二次將王文霞和胡日查訴至科區法院,繼續請求法院判定將兩套營業房過戶。

  2017年10月,科區法院作出(2017)內0502民初566號民事裁定,再次以“因本案涉嫌經濟犯罪”為由駁回了田玉杰的起訴 ,第二次將案件移送至科區公安分局。

  田玉杰不服該裁定,上訴至通遼中院。通遼中院審查認為本案具有經濟犯罪嫌疑,于2018年1月作出(2018)內05民終186號民事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裁定。

  此后,田玉杰又向內蒙古高院申請再審。2018年底,內蒙古高院作出民事裁定,指令通遼中院再審。

  內蒙古高原裁定認為,原審法院在未有證據證明本案訴爭的法律關系涉嫌犯罪,且公安機關已作出不予立案決定的情況下,仍裁定駁回田玉杰的起訴,將案件移送公安機關,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

  檢察機關作出不起訴決定書后,又發函要求警方繼續偵查

  同時,公安機關對胡日查涉嫌職務侵占案的偵查也在進行。

  科區公安分局在偵查胡日查涉嫌職務侵占一案后,向科區檢察院移送審查起訴。其間 ,科區檢察院退回偵查機關補充偵查兩次 ,延長審查起訴期限三次。

  科區公安分局移送審查認定,2007年11月至2009年11月,胡日查擔任通遼市燕順齋有機食品責任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其間利用職務之便,使用企業已經作廢的公章,虛構事實,將108號房的產權證辦理到其個人名下。

  不過,經科區檢察院審查并退回補充偵查,仍然認為科區公安分局認定的犯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不符合起訴條件。

  2019年2月2日,科區檢察院作出不起訴決定書,決定對胡日查不起訴。

  次日,科區檢察院發函至科區公安分局,要求該局繼續查清胡日查涉嫌職務侵占的相關事實。同時,科區檢察院還建議科區公安分局繼續偵查王文霞控告胡日查涉嫌詐騙一案。

  被告又被以涉嫌詐騙立案,法院裁定中止訴訟

  回到田玉潔與王文霞、胡日查房產糾紛案。

  2019年6月,通遼中院作出再審裁定,撤銷(2018)內05民終186號民事裁定及(2017)內0502民初566號民事裁定,指令科區法院對該案進行審理。

  同年11月 ,科區法院作出民事裁定,因該案被告胡日查涉嫌詐騙被科區公安分局立案偵查,該案中止訴訟 。

  科區公安分局作出的《立案告知書》顯示,胡日查是2019年9月20日被立案偵查的,原因為:“我局認為該案有犯罪事實、需要追究刑事責任 、屬于我局管轄”。

  次月底 ,在河北警方的協助下,科區警方將胡日查抓獲歸案 。此后,科區公安分局向科區檢察院報請逮捕??茀^檢察院認為犯罪事實不清作出了不予批捕決定。

  對于2019年2月科區檢察院作出的不起訴決定,王文霞不服,向通遼市檢察院提出申訴,通遼市檢察院于今年1月作出的《刑事申訴復查決定書》顯示,該院復查查明,2009年5月,燕順齋公司通過通遼市房產局產權所,以對換的形式將108號房與虛構的胡日查同位置房屋,過戶給胡日查。2012年6月,胡日查將108號房出售給薛光輝。

  2019年9月,通遼檢察院依法對“7·20”涉黑專案,即薛光輝(綽號“留住”)等34名被告人以涉嫌組織、領導和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非法持有槍支、彈藥罪、高利轉貸罪等罪向通遼中院提起公訴。

  該院復查認為,現有證據不足以認定胡日查的行為構成職務侵占罪,原案事實不清,證據不足 ,科區檢察院作出的不起訴決定正確,王文霞提出的理由不能成立 ,該院不予支持。

  田玉杰說:“整件事里我挺冤的,胡日查的事情沒完沒了,先是不立案后來又立案,職務侵占不行又來個詐騙。他的事情搞不完,我的案子就沒法推進?!?/p>

  王文霞說,對于胡日查涉嫌詐騙一案,科區檢察院給出了19條補充偵查意見 ,“復雜化”了。

  對于王文霞的說法,澎湃新聞4月7日向科區檢察院進行求證,截至發稿前,科區檢察院未進行回復。

  澎湃新聞記者多次撥打胡日查的手機,始終無法接通。

  科區公安分局工作人員4月7日告訴澎湃新聞,該局已增派人手對胡日查涉嫌詐騙一案的補充偵查工作。目前,工作仍在進行中。